隼弋

月转轮

当魏来到山里时,太阳正慢慢没入山中,那个男人抬头痛苦地求助,紫鳞爬上他的脖颈。魏暝半眯着眼,男人身上的黑紫气越来越重,侵蚀着中心微弱的白光。
昨天他将男人带到山里,这里的山川灵气能舒缓他体内煞气。他们在山洞里烤起篝火,男人断断续续地吐出零碎片段,“大概几个星期前,我突然觉得很烦躁 ”男人顿了顿看着火出神,魏也不去催他,抛着石子自顾自地玩。男人收回视线,看着脚尖“顾芬,她是我一直喜欢的女孩,那天她来我家,一股强烈的占有欲占据着我,我向她表白,但她拒绝了”他双手紧握,指关节发青“我感到羞耻,然后更多是愤怒涌上来,卷回欲望的大潮。为什么我不能得到她,我一定要得到她。”他看着魏的眼睛“我会得到她的,有股声音告诉我”魏避开他的视线,这男人眼里有太多欲望和痛苦“那是你内心的声音”他淡淡地说。男人好像没听到似的,他全身颤抖,连带着声音也打颤“我强迫她,她挣扎着,痛苦地挣扎,我感到害怕,更加地疯狂,我吞噬她的血,这让我兴奋,感受着她的血流在我体内,我终于拥有她了。”魏皱眉。他净化着向他侵袭来的黑烟,男人要失控了。突然黑烟弱了下来,男人手抓着头,低声呜咽“我停不下来,一切都失控了,我杀了她,一点一点吸干她的血......她死得很痛苦。”男人喃喃着自语“从那以后我总是看见她的鬼魂,那么悲伤,那么憎恨得看着我,那是地狱来的执念,邪恶的魔鬼,她折磨着我,消损我的神经,我感觉到血液一点一点流走,我在死去......”他双眼圆睁,不断说着什么,但微弱得无法听清音节。魏叹了口气,将他弄晕过去。
黑夜将至,魏靠近男人给他渡气,紫黑气大团向他笼罩过来,他断开渡气,转而抵御攻击。突然一把刀朝他心脏刺来,他急忙闪身,肩膀刺痛,他垂下眼眸,血肉下的白骨隐约可见。喉咙一腥,他俯身吐出一口血。断气中途,黑气攻心。他跳闪避开扑来的男人,如去鸿般翻身到男人面前,劈手将其弄晕。他眺望远处,漫天黑紫中一星白光,黑气从四面八方向其聚拢。他的双眼现出担忧,气凝成一只灵豹,渐渐由蓝色的虚灵变为一只黑豹,他跨上豹,向东飞奔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