隼弋

月转轮

警察厅。懒懒散散坐着几个人,小伙子低头看手机,大叔皱眉看着心惊肉跳的股票,肥哥坐在椅子上打呼噜,肚子的肉隔着衣服也看见层层积累。门被推开时,没一个人抬头,胖子骂了一声,用手挡住闯进的阳光,又睡得香甜。来者径直走进来,环视了一下四周,皱了皱眉,往局长办公室走去。当感觉来者的脚步越过自己时,付琛心里大骂了声shit蹦起来一把抓住那人手臂,接下来的一切发生太快,待他定神过来时感觉手臂传来刺骨的阵痛,“卧槽,你搞什么!”男人愣了一下,松开了别住他胳膊的手,眼神中杀气消散,“不好意思”,付琛缓缓直起身,痛得他吸溜吸溜地吸气,“右手脱臼了,你忍一下就好”男人手握着他的手臂,还没待他瞪圆着眼睛再次大吼你要干啥,骨头咔擦声已然响起。宁静的街道被歇斯底里的尖叫划破,胖子呼噜的泡泡破了瞥了一眼一脸铁青的小伙子,“小付啊,不是胖爷说你,你一个大爷们,喊得那么销魂干嘛”付琛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“死胖子,你他么活的不耐烦了么”回头那人又不见踪影,他追上去刚刚想抓住他,想起前面血淋淋的教训,狠狠哆嗦了一下。跑到他前面,他对上他的眼睛,“不是我想拦你,你不能就这么走进老头。。局长的办公室”男人停下,从大衣里抽出一张纸递给他“我是来任职的。”付琛打开纸瞥了一眼,“哇哦,还有人来我们这就职”抬眼咧嘴一笑,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,“欢迎欢迎,我叫付琛,今后大家就是一锅人啦,有啥需要尽管找我,你叫什么”“林铉”“林哥我带你走吧”
待付琛回来,笑嘻嘻地一屁股坐到滑椅上,溜到胖子边,“你知道不,我们局居然有新人了!!”胖子瞥了他一眼“就你那公鸭嗓门整个局都知道了”胖子一把转过把手,小眼睛只把他盯得发瘆,“死胖子你干嘛盯着我,看上哥啦,啧啧我就知道我的人格魅力无人可挡”“少臭美了,你追玘多久了人家都没被你的傻笑攻下”付琛一下子耷拉下来,用受伤的小眼神盯着胖子,胖子真诚地看着他,说出的话却如一根利箭中伤了他天真幼小的心灵,“如今又来了个大帅哥,隔着衣服胖爷都看得出他肌肉的轮廓,帅得深沉身材没话说又成熟稳重”胖子满怀同情地拍了拍付琛的小肩膀“小付啊,你说说玘会选谁,分分钟就把你比下去了”说完胖子潇洒地去泡咖啡,留下浑身已然散发着失恋气息的某只。
林把纸递到老头面前重又站得笔直。老头对着椅子比了个手势,林才坐下。老头花白头发,剃得规整,带着皱纹的笑中掩不住一双鹰眼。林不做声色地瞥了眼四周,没有任何能够看出经历的物品。“11号来的”老头扫了眼介绍信,林身体一僵,盯着老头的眼睛,不出声。“这纸是定制的,不是11号就是北京”老头笑了笑声音却无笑意,他将信放到抽屉里“为什么会到这来”林绷紧背,死死盯着老头。“放松小子”老头笑了笑“你跟玘搭档吧,我想你知道她是谁的”“是”林看着老头,这个偏僻地警察局的局长实在不简单。
再次回到大厅时,林堪忧的情商使得他毫无察觉付琛小同学幽怨的眼神,径直走向玘的办公桌,“你好,我叫林铉,局长让我跟你搭档”玘心里狠狠骂着局长老头,抬头看见声源后立马笑开了花“我是徐玘”林握了握她的手“徐玘,很荣幸和你搭档,那么我们现在的案子是哪个”“孟坳口那个案子,报案人说他邻居家有腐臭味而且邻居的男人行为很诡异,我刚结了james bond(某只伪制债券的,bond有债券的意思white collar的梗)的案子,现在我们去这男人家,你开车”林接住抛过来的钥匙,却不知如何应对抛过来的媚眼。
也许是错觉,这男人的家似有鬼气环绕,阴森森的。林皱眉,他一向不信鬼神,但这地方实在让人不舒服。他看看玘,“你还好吗?”玘一双修眉紧锁“还行,咱们赶快查完离开这鬼地方。”
房子其实不旧,院子里的花草已显枯萎,有个男人在院门前,男人一米八上下,一双黑皮靴,黑色牛仔裤,深蓝衬衣外套着一件深棕皮衣,刀削般的轮廓,深刻的眉眼,乱蓬的头发胡乱束成一个小发髻,他站在光的朦胧里,转过头来,狭长的双眸看着他们,莫测的深渊,那一瞬间,他断定这个男人痞气的外表不过是肆意的彰显。“铉,发什么呆呢,走啦”玘回过头来,她现在很烦躁。林大步跟上去,来到那个男人面前,“警察,你是这栋房的主人吗”玘亮出警徽,目光咄咄逼人。“美女你真是看得起老夫,不过老夫买得起也不会买这栋房子”男人看着身后的房子,“煞气太重了”林始终看着男人,“你是谁?”“一个落魄的风水师啊,警察你需要我帮你看房子吗。”男人对林笑着说。林盯了他一会,也许只是风水师的职业病而已,就如蛋仔总吐槽他太谨慎了。最后他只是问“我是说名字”“魏暝”“你认识屋主吗”玘问“不认识”“那你跑这来干嘛”“被这地方的气引来的”玘翻了个白眼,男人笑笑,习以为常地耸耸肩“这栋房在公路的反弓点反弓煞。从房这边看过对面,刚好对着两栋房的窄缝,天斩煞,啧啧,单是这些这地就不适合住。”“凡是见鬼了的事,多半是有人捣鬼”林淡淡地说。“不一定是人”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林。玘不耐烦地拉过林,“走啦,我们还有案子查呢”“等一下”林转过头对男人说“留下你的联系方式,若有可疑,你需要到警察局。”“我没有电话,到7号街角,我白天都会在那”他顿了顿,看了眼在前方勘测的玘,然后他看着林的眼睛,“看好你的同事,别让她离你太远,日落之前就回去”“为什么”他问,男人说得很严肃,林觉得只有在他眼睛里才能看到之前那一瞬吸引住他的深沉。“当最后一缕光消散,黑暗便肆意开来”男人凝视远方低语,而后转向林“我知道你不信,但换个角度,万事总是小心为好,能让她免受伤害。”他看进男人的眼里,让人忍不住信赖,他很少像这样相信一个人。他承诺道“好的。”

评论